一座可以摧毁汉帝国的火药库——韩信

图片 1

第一节 车前力士擒
汉高帝的年号一共有十二年,是从项王封他为汉王开始算的,所以前四年半其实都还只是汉王而不是皇帝。直到第五年项王的势力被全部消灭,刘邦才在各个诸侯王一再上书之下,进位为“皇帝”。
所以从这时开始刘邦才能被称为汉高帝,这样算他当皇帝的时间只有七年,而这七年里他一天没闲着,忙着四处平乱,项王的势力虽然都灰飞烟灭了,但毕竟还有其他八个异姓王。
太子刘盈仁弱,刘邦不敢让他以后直接面对这帮虎狼,他怕辛辛苦苦建立的大汉王朝会像一样,传了两代就灭亡,所以他必须在活着的时候尽可能多的替儿子铺平前路。
刘邦的这种心态后来也有,把开国功臣一个个整死,留给后人一个他认为相对温和的环境。可其实越是这样做的人,最后越没有达到目的,刘邦杀光了异姓王,结果后来天下被老婆吕后给控制了,朱元璋更惨,甚至是直接被燕王赶下了台。
真正的君王绝不是靠前人铺路铺出来的,都是自己腥风血雨斗出来的。后来也给做了好多准备,但其实都没有发挥什么作用,还是靠雄才大略的汉武帝自己拿稳天下。
八大异姓王里燕王臧荼已经提过了,第一个跳出来第一个被干掉。之后刘邦忙着进位皇帝的事情,消停了一阵,这一阵忙过之后,又开始了他给太子拔刺的步伐。
先拔最大的刺,从楚王韩信开始。
韩信也许不是所有刺中最容易跳反的,但他绝对是最强的,他的征战能力在楚汉之争中已经反复验证过了。
很快韩信就有了把柄被刘邦抓住,那就是项王手下的大将钟离昧投靠了韩信。钟离昧的情况和季布很像,其实刘邦也不是那么在乎他,但他逃到了韩信那儿,就绝对不能放过了,正好可以借他来整治韩信。
韩信本来当楚王当的挺快乐的,他倒是真的没有什么更多的非分之想,先是报答了那个当年给他饭吃的河边洗衣老妇,又找到曾经让他蒙受胯下之辱的屠夫少年,非但没有杀他,反而是封他做了官。
韩信不属于田荣兄弟那样“恩将仇报”型的恶人,也不是像范雎一样恩怨分明,有恩报恩,有仇报仇,他反而是最和善的“以德报怨”型的。
从很多这样的小事中我们都不难发现,韩信真的是一个“好人”,可是在钟离昧这件事上,韩信最终却败了,不但没有得到一个好结果,更丧失了好名声。
刘邦开始想动韩信,韩信多少也有些耳闻,有人劝他:“将军如果杀了钟离昧献给皇上,皇上一高兴就没事了。”韩信在自己的安危和朋友之间抉择,最后走错了一步,给自己几乎完美的一生抹上污点。
本来钟离昧危难之际来投他,可他却为了自己把钟离昧杀了,韩信这一手实在是有些毁形象,和前面提的大侠朱家相比,简直是一天一地。
可关键是人杀了,名毁了,韩信自己还没有得到什么好处,刘邦根本不会因此放过他。刘邦怕的是韩信的本事和势力,和钟离昧一点儿关系都没有,项王本人都死了,他手下的小小将军又如何能有大作为。
面对韩信,刘邦也有难题,他这边的将领,包括自己,没有一个人是韩信的对手,这个时代唯一有可能赢韩信的人已经在乌江自刎了。
韩信现在在楚地,即使楚兵们和他离心离德,毕竟这是一群当年项王带过的兵,其战斗力不是刘邦那些屡战屡败的嫡系部队可比的。
所以刘邦想收拾韩信,直接出兵打是不可能的,打不了就只能用阴招了,“诡计专家”的六大奇计又出现了。
陈平的做法很简单,就是着名的“车前力士擒韩信”。
楚国地面上有个古时候着名的大湖泊叫云梦泽,刘邦假称自己要去云梦泽游玩,身为楚王的韩信看到皇帝来了自己的地盘当然要觐见,也没有多想就直接去了,就被刘邦皇车前事先准备好的两名力士擒住,不能指挥兵将的韩信又不像项王一般有万夫莫敌的勇武,自然是手到擒来,直接被刘邦抓回了长安。
韩信没有什么明确的大罪,刘邦不方便直接杀掉他,便随便找个罪名将他贬为了淮阴侯,留在京城随时看着。
进了京城的韩信还是享受着最大功臣的待遇,和刘邦最信任的那些沛丰的老乡周勃樊哙等一样的规格,可即便是这样,他还是感觉到屈辱。一直以来他自视太高,可以说天下除了刘邦和有知遇之恩的外,他恐怕还没有把谁放在眼里过,连项王在他的眼中都只有“匹夫之勇,妇人之仁”的评价,更何况周勃、樊哙这一帮人。
樊哙是个直肠子,他敬重韩信的本事还是称呼他为“大王”并且自称“臣”,周勃灌英等人可不管这些,如今的韩信不过和他们平起平坐而已,有什么好神气的。
韩信对自己居然落到了和这群人一样非常不满,但是他在京城已经无权无势,想要再有作为只能开始暗中布局,真正的走向了谋反之路。
韩信的本事很强,但也许是性格的问题,他总是在大方向上把握不好,当初项王不用他,他就逃跑,刘邦不用他,他也逃跑,并没有说真的很明确自己该干什么,所谓的能忍胯下之辱也只是盲目的忍而已,要是没有萧何的力推,恐怕他这辈子也就湮没了。
韩信得势之后,有三分天下的机会他没有选择,拥有重兵时可以直接造反的机会他也没有选择,反而是到了这等无权无势时才开始考虑这几乎不可能成功的造反,实在是不识大势。
韩信谋反的事发生在几年之后,后面再说。
在韩信被去除楚王的头衔后,刘邦大封子嗣宗亲,不放心把外人放在这些要地,自己家人还是可以放心的,让家人都在地方上掌权可以起到庇护中央政权的作用。
于是刘邦封自己的长子(因为是庶出,所以不是太子)刘肥为齐王,王齐地七十三城;封自己的弟弟刘交为楚王,王楚地三十六城;封堂兄刘贾为荆王,王楚地另外的五十三城;封堂兄刘喜为代王,王北方代地五十三城。
其实后来历史的发展告诉我们,不但外人封了王不值得信赖,自己家人封了王同样不值得信任。家人也会造反,是不是异姓王其实并没有刘邦想的那么重要。这个观点后来文帝时期由贾谊提出,景帝时期验证了其正确性。
刘邦为了稳定自己的天下算是不遗余力了。除了诸侯王以外,其实一开始朝中的各将也都天天为了功劳纷争不休,搞的刘邦没有一天宁日,刘邦经常能看到将领们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讨论什么。于是他问:“他们在讨论什么?”张良说:“他们在谋反。”刘邦问:“天下刚刚安定,他们为什么要谋反呢?”张良说:“陛下由平民起家,依靠这班人夺取了天下,现在陛下做了天子,所封赏的都是自己亲爱的老友,所诛杀的都是平生怨恨的人。现在有的人认为把天下所有土地都封赏了也不够,也有人认为他们不受陛下的喜欢,迟早要被诛杀,所以一起谋反。”
刘邦就说:“那该怎么办?”张良问:“陛下最憎恨,而群臣又都知道的人是谁?”刘邦说:“雍齿。”
雍齿这个人我们之前提过,丰县人,最早替刘邦守丰县的时候投降了魏国,是第一个背叛刘邦的人,害得刘邦在起义之初很狼狈,所以恨他也是情理之中。
张良说:“那就赶快封赏雍齿,群臣一看你连他都封赏,就不会怀疑自己了。”
于是刘邦设酒宴大封雍齿,稳定了大家的心。
当皇帝其实也挺没意思的,想报仇都报不了,太憋屈了,所以好皇帝都是最的,为了天下可以牺牲自己的家人,也可以牺牲自己的好恶。
内忧还没有完全解决,外患又开始威胁到了大汉王朝。此时未来汉朝最大的敌人匈奴已经屹立在了刘邦面前。

受封的韩信、彭越与其他几位异姓王共同上书让刘邦称帝。此时刘邦就知道推辞推辞了。韩信他们说:“大王虽然布衣出身,但出师灭秦,又率众除暴,使天下安定,自然应该称帝,而且这是众望所归的事。”

就这样,韩信就成了真齐王。

他的建议一提出,八大王自然都满口答应了,这样顺水推舟的事他们都乐意做啊!于是联合写了一封奏折强烈要求刘邦称帝。

刘邦不是中国的第一个皇帝,吕雉却成了中国的第一个皇后。因为秦始皇和秦二世都没有立后。

韩信是这么说的:“齐国伪诈多变,反覆无常,南边靠近楚,不设置一个代理齐王来镇守,不会安定。愿以我为代理齐王!”(齐伪诈多变,反覆之国也,南边楚,不为假王以镇之,其势不定。原为假王便。)

于是他立即召集文武群臣,把这个奏折拿给他们看,但嘴里却是这样说的:“你们看看,你们看看,我现在过的不是挺好的吗,他们干吗非要逼我做皇帝啊。”

刘邦虽然收了韩信的兵权,但并没有剥夺韩信的爵位,只是由齐王改为了楚王,以下邳作为楚国都城。

刘邦和项羽在荥阳对峙了好几年,双方都已经疲惫不堪。于是,两家达成议和,各回各家。

图片 2

公元前202年2月,刘邦在山东定陶汜水之阳举行了登基大典,定国号为汉。吕雉为皇后,刘盈为太子,定都于洛阳。

韩信此举,大大刺激了刘邦。可是刘邦为了稳定大局,不节外生枝又多出一个劲敌,干脆顺水推舟,说道:“大丈夫平定诸侯,就应该做真王,何必只做假王?”(大丈夫定诸侯,即为真王耳,何以假为!)

大凡开国皇帝,都有一个共同之处,他们统一天下后,本来可以顺理成章地称帝了,但他们还要故弄玄虚推托一番,显得很谦虚的样子。

此时的刘邦已经55岁了,他当皇帝后自然想的是如何让自己的江山一代一代传下去。而那些与他一起打下江山的功臣们,还有北方的匈奴都是刘家最大的威胁。

但是,韩信心中的怨恨与日俱增。有一股火苗在他的内心熊熊燃烧。这股火苗就是怨恨之火。

刘邦早就想坐上皇帝的宝座了。此时正在等着人来提这件事,然后他再顺水推舟而上。此时见了韩信等八位封王的联名“血奏”后,不由大喜过望。

刘邦说:“既然大家都觉得我作皇帝对天下对百姓有好处,那我只好照办了。”

“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小工闹独立,还欠我一大笔。好,我先忍一忍,迟早收拾他!”刘邦估计就是这么想的。

群臣又不是傻子,异口同声地叫道:“臣等也是这样想的啊!”

于是刘邦接下来的战斗便是要在有生之年把这些威胁都铲除掉,为他的子孙后代保驾护航。

韩信从齐王到楚王,虽然还是王,但是军事实力大为削弱。经过这么多的事情,刘邦已经没有再把韩信当部下看了,因为震慑于韩信的军事才干,又对他的人品不是很放心。所以,以后韩信这边有什么风吹草动,都会让刘邦坐立不安。

此时他虽然被降为楚王,但楚王好歹也是一个王,而且也算是一个比较大的王。以他的眼光自然知道,此时一统江山的刘邦应该称帝了。

公元前202年,项羽乌江自刎,为时四年半的楚汉之争,以刘邦的胜利宣告结束。

图片 3

刘邦称帝时也一样。当然,呼吁刘邦称帝最先是由韩信提出来的。韩信在办“家事”的同时,对朝廷的事也很关心。

刘邦即位后,在洛阳开了个庆功会,他问大臣们:“你们说说,我是怎么得到天下的,项羽又是怎么失掉天下的?不用顾忌,随便说。”

图片 4

接下来大家纷纷要求在“血奏”上签名,刘邦正求之不得,大殿内虽然有点乱,但刘邦的眉头却是舒展的。汉高祖五年二月初三,刘邦在定陶城边的汜水称帝。

大家就说:“皇上大气,有功的都给封赏,所以大家就为皇上拼命。而那项羽太小气,打了胜仗都不给别人记功,随愿意跟着他干呀。”

韩信背水一战,消灭了赵国,然而,刘邦却封韩信的副手张耳为赵王。我们可以想象,此时的韩信心中肯定不是滋味。刘邦之所以封张耳而不封他,原因很简单,张耳本来就是诸侯(曾是常山王),而且跟刘邦有几十年的交往,刘邦没把张耳当作部下看,而是可当作朋友看。既然是朋友,就应该平起平坐,我是汉王,给你一个赵王当当,这才够朋友嘛!

换句话说,这个时候就算他不提出,别人也肯定会提出来的。于是他先下手为强,先后派人联络了梁王彭越、淮南王英布、韩王韩信、衡山王吴芮、赵王张敖、燕王臧荼等八位刘邦已封的王,提议让刘邦称帝。

大家心悦诚服,一起鼓掌:“领导说得好。”

刘邦以为将韩信从楚王的位置上贬为淮阴侯,韩信就安全了。其实,这也是大谬不然。人心往往不知足,大多数人能够上,不能够下。曾经当过王的人,现在成了侯,内心肯定是不平衡的。韩信的心中,失去了平衡。他不知道,刘邦让他从楚王变成了淮阴侯,表面上是贬损了他,实质上也可以保护了他——如果他安分的话。

刘邦胜利后干的第一件事竟是收夺了韩信的兵权。从刘邦迫不急待的行为可以看出他对韩信是多么忌惮,总算把韩信哄得打败了项羽,现在最大的两个危险都解除了。

不过,现在不是怨天尤人的时候,如果不采取策略,将韩信、彭越等人调遣过来,后果不堪设想。张良就替刘邦策划道:“韩信他们之所以不肯出兵,是跟您谈条件。如果您能将从陈地以东到大海这片土地,全部封给韩信;将睢阳以北至穀城,全部封给彭越,他们自然就会来了。”

由于汉高祖的这一番讲话,后来历史上就把萧何、张良、韩信称为“汉初三杰”。

图片 5

刘邦信守诺言,封彭越为梁王。

刘邦是消防队的队长,专门替自己的帝国灭火的。如果你是刘邦,你愿意在火只有苗头的时候熄灭它呢,还是等到火烧燃了炸药库之后再去熄灭?

刘邦说:“这不是最主要的,作为领导,最主要的是在用人。说到运筹帷幄、决胜千里,这一点我比不上张良。说到镇国家,抚百姓,给馈饷,运粮食,我比不上萧何。说到带百万之军,战必胜,攻必克,我比不上韩信。这仨人,都是人精,可我能用他们,所以我就取得了天下。面项羽就有一个范增,还不会用,所以项羽就被我拿下了。”

有人要替韩信辩护了:人家韩信不过是要求做个代理齐王而已,又不是正品齐王。你刘邦干嘛要那么激动啊?

我们知道,韩信是刘邦手下的大将,具有独当一面的才干。所以刘邦命他东征。韩信果然不负所望,先后消灭了魏、代、赵、燕、齐。灭齐以后,韩信的事业差不多达到了顶峰。

韩信经过潍水之战,控制了全齐。他修书一封,弱弱地向刘邦提出了封自己为“齐假王”的要求。

韩信的话,估计就算没有刺激樊哙,也刺激了樊哙的老婆。樊哙的老婆是谁?是吕雉的亲妹妹,吕雉是谁?就是吕后,刘邦的老婆。

以韩信的能量,他完全可以拉拢手握重兵的武将,一起造反,那么,就算是一支引信,也可以点燃一座火药库,摧毁大汉王朝。

刘邦无可奈何,只好依照张良的计策,重新向韩信求援。韩信、彭越见刘邦开出了这么优厚的条件,喜不自胜,连忙出兵。这才有了垓下合围之战,才有了项羽的乌江自刎。

韩信当楚王以后,自然开始发展自己的亲信部署。项羽的部下钟离昧逃亡到楚国,被韩信收留。钟离昧是刘邦的仇敌。韩信窝藏刘邦的仇敌,到底是什么意图?刘邦知道后如何能够心安?

韩信对樊哙所说的话,让吕雉对韩信的心态,洞若观火。

在刘邦看来,解决韩信问题,譬如救火。火只有一个苗头的时候易于扑灭,等到这个火苗发展壮大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韩信此时也许没有反叛刘邦的意图,但是他的身边有一把火在熊熊燃烧。这把火就是钟离昧的复仇之火。钟离昧的这把火如果引燃了韩信这个火药库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吕嬃会怎么想?我们推测,吕嬃肯定极度不平,她完全可以将这个事情当作笑话讲给吕雉听。吕雉听了以后,后果就很严重了。

和议达成以后,项羽回往彭城。刘邦忽然变卦,他想,放过了项羽,那就是养虎为患。于是,刘邦厉兵秣马,追击项羽。追到阳夏,估计刘邦已经探知了项羽大军的去向,便派出使臣,联络韩信、彭越一起来合围项羽。

刘邦以为韩信他们一定会来的,所以单方面发起了进攻。结果,韩信他们放了刘邦的鸽子,没有如约而至。刘邦从来都不是项羽的对手,这一次更加不是,项羽杀了一个回马枪,大败刘邦。为了保命,刘邦只好在固陵深沟高垒,坚壁不出。

刘邦将韩信从楚王的位置上拉下来,让他当了淮阴侯。没有了楚国,韩信的能量就变小了。作为楚王的韩信,他是火药库,作为淮阴侯的韩信,差不多就成了一个引信了。或者,最多,也就是定时炸弹。

估计韩信因此不平衡了。赵国是我亲自指挥,冒着生命危险背水一战打下来的,我有功劳得不到封赏,那好,等我以后打下了齐国,我就不客气了。——这是我们的推测。会不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?

代理齐王也是齐王,就像临时总统也是总统一样。当过皇帝的臣,从来没有谁甘心回来再做臣。韩信当过代理齐王之后,是不可能再回到刘邦臣子的地位上来了的。

刘邦得到这封信以后,大为恼怒。此时的刘邦,兵困荥阳,战事吃紧,说:“我被困此地,早晚指望你来救援。你居然想要自立!”(吾困於此,旦暮望若来佐我,乃欲自立为王!)

韩信现在好比是一根熊熊燃烧的引信,引信的一端如果连接的是炸弹,就可以将汉朝炸毁,如果一端连接的是火药库,就可以将汉朝帝国大厦炸成灰烬。

吕后会想:“皇帝已经老了,活着的时候,还可以镇住韩信。皇帝死后,儿子能制服得了韩信吗?”

韩信独立了,不再从属于刘邦。以后,刘邦再也不能称他为“小韩”了,必须改口称“韩老板”。而且,“韩老板”还欠“刘老板”一大笔款,从来都不提。

于是,吕后下手了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毫不手软地将韩信彻底清算了。

虽然韩信最终是出兵帮助了刘邦,但是刘邦对韩信的信任度、亲密感,已经大打折扣。等到项羽一死,刘邦便立刻剥夺了韩信的军权,将韩信改封为楚王。军队,刘邦带走了。

韩信是刘邦沐浴斋戒升坛所拜大将军。在“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”的古代,刘邦的礼节已经做到了,而韩信攻下齐国以后,不发兵救援刘邦,其忠诚度令刘邦感到怀疑。

有人替韩信鸣不平,可是,我们分析他的行止,他走上这一步,不也是很应该的吗?如果韩信能够像萧何那样战战兢兢,在权力、富贵面前谦退一些,也许,他可以享受更长寿命,立更大的功勋呢!

刘邦是明智的,他听从了陈平的计策,伪游云梦,令诸侯都来朝见。韩信害怕,将钟离昧杀掉,以求得到刘邦的谅解。刘邦可以谅解韩信,但是必须将韩信这个大火药库分解掉。

“出来混,迟早要还的!”刘邦暗暗说道。

要知道,韩信手握重兵,而且,这支军队的主干部分,都是刘邦的老部下。韩信不派军队去救援刘邦,不顾刘邦战事吃紧的现实,却要求刘邦封自己为“齐假王”,这无疑有要挟对方,坐地起价的嫌疑。所以刘邦生气也很正常。

如果你派你的部下出去办事,他替你赚了很多钱。结果,他连本带利都不肯还给你,还拿着这些钱自己创建了公司。然后他知道你现在资金紧张,需要支援,却还是不肯把钱还给你。你作何感想?然后,他还对你说:“兄弟,我们一起吃个饭,庆贺一下!”你会怎么想?

图片 6

所以韩信提出要当“齐假王”,其实是在宣布独立。过去的部下现在要独立去做老板了,一般的老板都高兴不起来。更何况,韩信宣布独立的时候,他手上握着的是刘邦的军队呢?

一次,韩信到樊哙家去玩。舞阳侯樊哙诚惶诚恐,跪下来迎接:“大王居然会到臣这里来!”(大王乃肯临臣!)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。韩信走的时候,自我解嘲道:“想不到今生今世居然跟樊哙这样的人为伍!”(生乃与哙等为伍)

图片 7

此时的刘邦,估计和很多创业老板有一样的想法:“当老板,不容易!”估计也会对手握重兵的韩信恨得咬牙切齿。

网站地图xml地图